岁寒

除了自己,估计没人会喜欢谁的冷容寒颜矛盾敏感了吧。但问题是,要怎么让自己喜欢上自己的矛盾敏感呢?

沿着江边走,忽然看到这一支白色的菊花。

潮起潮落,显得那么安静。

朋友要去捡,我拉住了她。也许是祭亡魂的吧,还是不要打扰。

突然觉得有些伤感。

17年前的小潘,那时候还叫小白,白月光的白。

我果然是喜欢男孩子。
不是那种谦谦有礼进退有度的男人,而是男孩子,有点天真,有点任性,有点无所事事,有点不知世事,心底柔软,眼神干净的男孩子。
发现最近打动我的都是这类啊,以前喜欢的人或多或少也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孩子气少年感啊。
不是说喜欢小鲜肉,很多小鲜肉我觉得他们并不是男孩子,相反有的三四十岁了,我依然能在他们身上看到打动我的少年感。
也不懂心理学,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倾向呢?
凯凯王,潘粤明,旅行团主唱孔明。
我没救了。

一朵花,一棵树,一片天,一个人

2017·8·13

好久没有上LOFTER了,好像总是时间不够用,仔细想想,又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七月初放假,和朋友去苏州,西塘玩了一圈。那天z问我有没有算自己用了多少钱,我说没有。感觉自己一直活得稀里糊涂的,和稀泥一样将就着,很多事情都懒得深究,特别怕麻烦。我妈曾经说我被宠的长大的,因为一点金钱概念都没有。至于是不是被宠着长大的,有待商榷,但我确实没什么金钱概念,只知道自己没钱,很穷,但钱用在了什么上面用了多少钱等等问题,我却不怎么关心。

 

很羞愧,放假前答应一些人要出本,但是看了看又觉得好麻烦,有懒得出。我脸红的说一句,也许我这么久不上LOFTER是因为很愧疚觉得没脸见人,哈哈。如果有人喜欢在我的博客里看就好了,或者下下来看,不要脸的说一句,如果实在是很喜欢也可以自己打印出来就好,只要不要用作商用。相逢即是缘,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