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2017·8·13

好久没有上LOFTER了,好像总是时间不够用,仔细想想,又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七月初放假,和朋友去苏州,西塘玩了一圈。那天z问我有没有算自己用了多少钱,我说没有。感觉自己一直活得稀里糊涂的,和稀泥一样将就着,很多事情都懒得深究,特别怕麻烦。我妈曾经说我被宠的长大的,因为一点金钱概念都没有。至于是不是被宠着长大的,有待商榷,但我确实没什么金钱概念,只知道自己没钱,很穷,但钱用在了什么上面用了多少钱等等问题,我却不怎么关心。

 

很羞愧,放假前答应一些人要出本,但是看了看又觉得好麻烦,有懒得出。我脸红的说一句,也许我这么久不上LOFTER是因为很愧疚觉得没脸见人,哈哈。如果有人喜欢在我的博客里看就好了,或者下下来看,不要脸的说一句,如果实在是很喜欢也可以自己打印出来就好,只要不要用作商用。相逢即是缘,嘻嘻。

 

 

 

 

 

 

 

 

 

 

 

 

 

 

 

 

 

 

 

 

 

2017·6·27

室友q的位置搬空了,她一走,寝室空了一半。她是寝室东西最多的人,因为这个原因,寝室闹过矛盾,我也对她怨念很深,再添一项她不做清洁不倒垃圾,我对她要搬出去之前一直是暗自欣喜的。

 

可是当她收拾好所有东西,推着箱子即将要离开时,我站起来说抱抱。我是个对于肢体接触很不习惯的人,但那一刻突然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我问了一句“你走啦”,她说“嗯,走啦”,我问“不回来了啦”,她说,“嗯,不回来啦”。

 

我抱着她,真的想哭。她说,“这么久谢谢你们的照顾。”

 

我回到我座位,静静看着她被洗脸架和地上的盆子拦住,静静看她走出门,关上门,对我说,“再见。”

 

这是下午,她站在门口处,门缓缓合上,光线和合上的速度像极了某些电影。

 

我给我朋友发语音,“我们寝室那个人,明明和她关系没多好,为什么她走了,我还会觉得有些伤感呢?”

 

朋友说,“两年了,又不是阿猫阿狗,再怎么都会有点感情吧。况且又是一年不见,回来了也不是室友了吧。要习惯告别,告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可惜的是我从来不擅长告别。

 

一个人在寝室哭成狗,不知道该回我朋友什么。回“是啊是啊”吗?可是我这么多年依然参不透啊。

 

好奇怪,我身上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特质,为什么每次面对一堆残景的都是我。五六点钟的阳光,乱糟糟的寝室,空无一人的寝室。

 

初中时是这样,高中时是这样。高中时爸妈一直不来,我就坐在寝室等他们来给我搬行李,和一个又一个室友说再见,看着她们一个又一个的离开。然后一个人坐在寝室,觉得非常非常冷,非常非常黑暗。

 

那时候我就在想,我以后再也不要面对这样的场景,我一定要做那个先走的人。

 

可是命运巧不巧,寝室其他两个人没在,就我一个人在。我还在给朋友写信,说什么“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说什么“盛筵难再,欢场易散”,说贾宝玉最大的愿望无非是和姐姐妹妹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可是大观园还是免不了破败衰败,大家走的走,死的死。说自从高中那次后我就怕这样的“散”…室友那时候应该还在等她家长来,她在看《搞笑一家人》最后一集,哭成狗。我也是因为这个《搞笑一家人》忽然升起感慨。

 

可是我居然没意识到这是离别,这离别发生在我身上。

 

我觉得自己心硬,心冷,其他室友说起这位室友要离开去韩国的事都是哎呀好舍不得哎呀好伤心。我在旁边一句话都没说,冷眼看着。我说不出来,因为我觉得她走了挺好的,我一点不会舍不得。

 

可是真的那么一刻,触景伤情也好,矫揉造作也好,我是真的为她离开伤心。但是她要是还在的话会怎么样?我还是会冒火,还是会生气,还是会烦。我们从来不是朋友,室友一场而已。我想我只是受不了离别吧。

 

那一句话说的真好,这个这个总是离别的世界,我们总学不会告别。

 

 

 

 

 


《泰和纪事》的TXT格式还要等一段时间再放上来,因为写文的时候免不了手残,错字连篇。等我再改了错字病句还有一些bug再放上来吧。如果有发现什么bug这时候一定要记得提出来啊,毕竟当局者迷呀!


泰和纪事番外篇——plame,ward

泰和纪事番外篇——plame,ward

 

Plame第一次见ward,是跟在朋友后面去给新搬来泰和的小孩子一点下马威的时候。Ward冷酷着一张脸,比他们矮,但是眼里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plame性格胆小,站在后面都觉得害怕。

 

Ward第一次见plame,plame在一群人中,不怎么引人注目,ward眼光扫过去,那人还哆嗦了一下,低下头。这印象是很淡的,要是两人没有以后一遭,ward是想不起这一幕的。

 

他们谁也想不到吧,两个人今后的人生会纠缠在一起,互相变成对方最重要的人。

 

Ward和plame的故事很长,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极其寡淡,像一滴墨滴入水中,行迹难寻,只看的满满的淡淡的墨色。

 

Plame拍到那个男孩子穿着白衬衫,在高高的地方看书。在此之前,对ward全部印象只有一个不太听管教的孤僻少年而已。Plame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笑,后来想起来居然有了一点奇妙的命中注定之感。但事实是,他当时真的只是为拍了一张好的照片开心而已。至于是怎么样有了更多的感情,谁也说不清。

 

他对ward很好奇,他这样的听老师话听爸妈话的人,对ward这样的人有种本能的好奇。

 

Ward是个很敏感的人,因为敏感,所以他对这个世界感觉很愤怒很无力,所以他也很不快乐。也因着这份敏感,他发现了举着手机的plame。他花了一点时间,想起那个人叫什么。然后看见那个人飞快的跑了,又激动又紧张的样子,还以为他没发现。

 

后来又有几次,每次都是ward想要说什么,那人就飞快的跑了,跑的跟兔子一样,这让ward觉得有点好笑。Ward不喜欢照相,对镜头很抗拒,因为觉得很傻很没意思。所以他很想问问那个人,反正一切都是逝去,捕捉到一瞬间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人笑的跟如获至宝一样。

 

另一个人对着照片里的自己笑的那么满足,ward觉得心里怪怪的。Ward一直是最不让人省心的那个,别人对他都是一副不怎么好的表情,因为他而露出那样的开心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

 

Ward突然发现,自己是在纵容plame的行为。

 

Ward喜欢男生,他很早就发现了。他告诉了爸妈,爸妈气的把他打了一顿。Ward边挨打边想,因为你们生我养我,所以我不还手,但也只准你们打我这一次了。

 

爸妈再想打他,他就往外跑,待在外面几天不回家都是有的。没钱用了也抢过别人的,晚上就随便往哪里一躺,白天拍拍身上的灰尘直接去上课。

 

也是因为这样被打了,被抢钱的小孩子喊了他表哥来堵ward。Ward估量一下,干翻这么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拳脚相向时ward看见躲在不远处的plame,拿着手机哆哆嗦嗦的打电话,然后飞快的跑了。结果没一会警察来了,ward和着那几个人被警察带走了。虽说是那些人来找事的,但毕竟ward抢钱在先。爸妈黑着脸赔了钱,赔了不是,把他带回了家。

 

不过之后他爸妈就没怎么管过他了,也没整天想着拉他去治疗了。

 

一次,ward在高处,突然看见拿着相机在看里面照片的plame。Plame长高了,五官也长开了,ward在那个位置,看着plame的鼻梁,眉毛,眼睛,心想之前没发现还长的挺好看的。Plame脖子很修长,皮肤又白,低头看着相机,脖子的弧度很好看。Ward突然想到昨晚看的一部吸血鬼的小黄片,身体某个地方又躁动起来。

 

Ward说自己喜欢男的,但他根本没喜欢过谁。

 

他看了看plame,会是他吗?

 

Plame高三,ward高一,plame不知为什么,总是能在学校的各个角落看到ward。Ward性格暴躁为人冷漠,但plame有时觉得ward挺孤独的。但他没敢和朋友们说,因为朋友们都不怎么喜欢ward。而且他跟ward完全没有交集,这么为ward说话,显得很奇怪,好像他很关注ward一样。

 

有时plame会想和ward打个招呼,但是也就想想。Ward从他身边走过去,他对于ward就是个陌生人。

 

Ward时常受伤,好像是惹到高年级的人了。有时遇到正在洗伤口的ward,plame洗手的速度也会不自觉的慢下来。Ward目光看过来,plame立刻溜了。

 

Kongpop来找arthit的时候,plame会想,如果他和ward关系也这么好的话……他摇摇头。也许是有点羡慕arthit吧,有个学弟无条件对他这么好。Plame觉得自己获得的一切爱都是有条件的,他要听话,要考的好,爸妈才会爱他。朋友们喜欢他也是因为他对朋友们很好。

 

所以难免有点想要有一个人喜欢他爱他,只是因为他是plame。

 

到了大学,没几天kongpop就跟过来了,说是这边教学质量好。Plame看见kongpop,总会想起ward,ward是kongpop同学,关系相对来说还不错。

 

没想到ward也转学过来了。Plame在学校附近看到ward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Ward背着单肩包,带着耳机,头发比之前长了很多,依然的低着头,对周围一切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Plame觉得有点高兴。他猜了好久ward为什么转学,后来委婉的问了kongpop才知道,是因为那些学长,他完全没办法在那里待下去了。

 

Ward有那么讨厌吗?plame想起照片里的ward,觉得ward也没那么讨厌啊!

 

野营的时候,突然知道了kongpop喜欢arthit的秘密,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惊吓。从头翻有kongpop和arthit的照片时,突然想起了之前拍的ward的照片。

 

他有个专门的文件夹,用来放ward的照片。以前只觉得是照片分类而已,但是那天突然觉得有点怪怪的,特别是看着ward的照片的时候。

 

Plame是个对感情很迟钝的人,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ward,他只知道,这个学弟,对于他似乎过于特别了一点。这个学弟不属于朋友,不属于熟人,不属于陌生人,正是因为无法属于任何一个群体,所以他只能把他拎出来放在一个特别的位置。

 

Ward已经决定要考plame所在的大学了,有时还故意在plame身边晃一晃。他喜欢plame,但一个同性恋喜欢的人恰好是同性恋,机会又有多大呢?plame不喜欢男生,ward在他身上嗅不到一丝同类的气息。到了这边,倒是有人嗅到他的气息,直接说要和他上床。Ward觉得真的恶心。

 

“同性恋你还玩认真啊!”

 

Ward没理他。Ward不是玩认真,他单纯无法忍受和不喜欢的人做那种事罢了。还不如看小黄片呢。

 

Ward考上那所大学,在人群中看见台上的plame。Plame装模作样的,那群学长都挺装的。ward忍不住微微的笑了。

 

Ward能感受到plame不经意的飞快掠过他的目光。Ward心里有点欣喜,但还是面上不动。

 

有些人不要追,要等他来追。Ward先喜欢,已经处于劣势,他要不动声色的让plame喜欢上他,让plame先开口。如若plame不喜欢他,至少ward不会太难堪。

 

Ward挖好了陷阱,只等着天真无辜的兔子慌慌忙忙的跑进来。

 

只是没想到plame会喊错他的名字。

 

Ward所有的构想全部在他对于plame是有点特别的基础上,这么漫长的岁月,plame对镜头下的他,总是有特殊感情的吧?

 

没想到ward对于plame就是一个模特,而已。

 

一时之间ward真的又气又怒,然后事情就朝着他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了。他在众人面前差点和plame打起来。

 

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计划赶不上变化。

 

Plame和ward排队买饭的时候遇上,气氛特别尴尬。Plame讪讪的,“听kongpop说,你不去参加篮球赛啊。我记得你高中打的挺好的啊。”

 

“你看过?”

 

一旦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失去了教官身份的加持,plame在ward的气势下有点紧张。

 

“嗯….那个,你怎么不去呢?毕竟那么会打。”

 

Plame没想到的是ward真的就去了。Plame觉得ward因为自己而去的几率很大,但是为什么呢?难不成他喜欢我?

 

Plame拍着照片,脑子突突的跳。

 

这之后要到了电话,要到了社交账号,plame觉得自己的行为像极了在追人。Ward会怎么想?他该不会反感吧?

 

Ward看着plame发过来的照片,勾起嘴角笑了。

 

“还有之前的。”

 

“全发给你了。”

 

“不,还要之前的。”

 

Plame没有回了。

 

两个人对一些事情心知肚明了,在一起的气氛也开始微妙起来。但谁也没有说破。到了后来plame的朋友们都看不下去了,说要一脚把他们的柜门踹翻。

 

为什么不说呢?plame总有点害怕。他承认他懦弱,胆小,他不敢想象父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尤其是arthit和kongpop的事被父母知道后,他就更不敢了。Ward一直在等,等那份水到渠成,等plame真的敢面对的那天。

 

Ward早就在大一时就告诉父母他有喜欢的人了。爸妈问了句,“男生女生?”ward回答,“男生。”

 

爸妈不说话了。这么多年,ward说着喜欢男生,但也没见他谈过恋爱,他们一直怀疑他只是青春期叛逆说来气他们的。就算是真的,那做回正常人的机会也很大。没想到一进大学就告诉他们他有喜欢的人了,喜欢的人是男生。

 

但做了这么多年心理建设,他们也没反对,就随他去吧。

 

Plame在洗澡,手机放在外面。妈妈进来看见屏幕亮了,就看了一下,有人发消息来了。她一直疑心plame谈恋爱了,这时候忍不住想翻看一下。解锁密码试了两次就进去了。

 

发消息的是一个叫ward的人,妈妈觉得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内容没什么特别,只是为什么单独给他分了一组,还没组名。那点空白让妈妈本能的起疑心。往上翻他们聊天记录,他们几乎每天都聊天。妈妈越看越心惊,整个人都在发抖。又去翻看相册,里面全是一个男的单独照和plame和那人的合照。两个人在一起笑的得亲密。

 

Plame从浴室从来,妈妈举着手机声嘶力竭的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Plame的澡白洗了,他吓出一身汗。

 

“你以为你是kongpop吗?人家家里有钱人家可以玩男人,你自己投胎投不好,你还想着玩男人,你是不是要丢尽我们的脸!”

 

这就是plame的出轨历程,他妈竭尽所有词汇来羞辱他,plame只觉得耳边嗡嗡嗡嗡响,就想往门面走。

 

他妈拿起东西就往他身上打。

 

总之,极其惨烈。

 

Ward电话打过来,plame妈妈接到。

 

Ward赶过来,扛着没还手。等他妈打不动了,ward把plame抱起来,甩下一句话,“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错,因为你是plame的妈妈,所以我不还手,但是没下次了。还有,就算子女做了错事,一个母亲也不会把他这样往死里打的。”

 

Plame住到了ward那里,和家里决裂了。Plame爸妈闹到ward工作的地方,ward辞了工作。

 

等plame好了,ward说,“我们去荷兰吧。”

 

两个人拿出了所有的钱,不管不顾的去了荷兰。两个人在荷兰的旅馆里滚在一起。

 

在一片郁金香里,ward跪下来向plame求婚。

 

Plame答应了,等到注册完出来。他才觉得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跟ward跑了呢?连喜欢都没说过就和他上了床,连爱都没说过就结了婚。他一直以为是自己把ward掰弯了,把ward钓到手了,但是怎么突然就觉得,好像是自己被ward给套住,吃的死死的了呢?

 

Arthit和kongpop 说总有一天父母会接受的,plame笑笑,也许吧。

 

和ward在一起这么久,plame发现ward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死要面子,比如要哄,比如阅片无数,比如说学习能力很强,并且乐于实践。每次ward目不转睛看片的时候,plame一扫屏幕,就知道今晚大概要怎么折腾了。

 

“这么高难度,怎么可能?”plame吐槽了一句。

 

Ward目光看过来,plame才觉得自己说错了。Ward又该证明给他看了。

 

时间果然是软化剂,曾经强硬的父母,态度也不再那么坚决了。爸爸去世之前,把他们的手拉到一起,然后点了点头。爸爸那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Plame那个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了,就是这样一个中年男人,在那一刻放声大哭起来,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他们终究还是得到了父母的谅解,这谅解来的太迟,但终究还是来了。

 

Ward把plame搂在怀里,轻轻安慰着。


泰和纪事番外篇——not

泰和纪事番外篇——not

 

Not很小的时候就喜欢arthit,arthit穿着粉红色的衣服,眼睛又大又亮,皮肤白白的,脸上肉嘟嘟的。在人前总是乖乖的喊他p not,等大人们都不在的时候就拉长了调子,声音又脆又亮的喊他not。

 

Not一个人在公园的池塘边玩泥巴,arthit蹲在他旁边,问他,“not,你在干什么呀?”

 

Arthit的刘海长长的,被妈妈扎成了个小揪揪,穿着小短裤粉红色衬衫。

 

“做坦克。”not想用泥巴揉一个坦克出来。

 

Arthit听完就伸过手去抓泥巴,看一眼not,手上动一下,但是什么形状都捏不好,衣裳脸上头发上全沾满了泥巴。

 

最后在not的帮助下,他捏了个圆圆的形状,开心的要死,咯咯咯的笑着,说,“我捏了个肉丸诶!”

 

在幼儿园看见arthit,他还穿着那套沾着泥巴的衣服。

 

“你妈妈打你了吗?”

 

“没有。但是她不给我换衣服。”

 

Arthit穿着那套脏兮兮的衣服,好像一点都不觉得丢脸,还是和朋友们笑嘻嘻的玩着。

 

Not,arthit,tuta,bright,还有后来搬过来的plame,总是玩在一起,招猫逗狗的,正是狗都嫌的年纪,偏偏几个人自我感觉良好,还挺愉快的。高年级不知怎么看不惯他们,把他们欺负了一顿。Arthit生着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Not开始每天跑步,锻炼,吃鸡蛋喝牛奶。没一年就长成了这片最壮的小孩子,力气又大,打架又厉害,冷着个脸,没人人敢不听他们的。

 

一大波人搬到泰和,他们决定要给那些小孩子一点下马威。Arthit走在队伍前面,对着新来的小孩子仰着下巴,任性又霸道。

 

Not觉得,arthit就应该这样,被人众星拱月的捧在手心,耀武扬威也显得可爱。

 

几个人上了中学,arthit想了各种办法和not坐在一起,arthit坐在not后面。每每上课自习,arthit就缩成一团,趴在桌上睡觉。Not给他挡着,老师来了就一脚踢在arthit的桌脚上。Arthit猛的惊醒,惊惊慌慌懵懵懂懂的,然后故作镇定的拿起笔把目光放在书上,只是没一会一张脸就垮下来,又睡眼惺忪了。

 

arthit妈妈说,“arthit就是猪投生的,整天就知道睡。”

 

Not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看见了考拉,他还是觉得比起猪arthit更像考拉一点,呆呆的萌萌的。

 

好像是从初二起吧,一群小屁孩就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谈起了喜欢啊,爱啊这样的东西。朋友里bright早早就谈了女朋友,每天买零食都要多买一份。Not觉得这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他要是有钱,还不如给arthit买一杯粉红冻奶呢。

 

但是现在arthit的粉红冻奶总是有别人买,那个叫kongpop的男生,家里很有钱。Not估摸着kongpop应该是为了在泰和找到靠山,所以故意讨好arthit。偏偏arthit还很受用,平时除了跟这一群朋友玩,就是和kongpop在一起。

 

Not不喜欢kongpop,尤其是kongpop围着arthit转。明明他们五个人才是朋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kongpop让not不怎么舒服。

 

Not第一次听到同性恋这个词,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了arthit,非常自然而然的。但是他之前明明从来没想过他喜欢arthit啊!他一下子慌了。那几天他都是避着arthit走的,但是arthit完全没发现他避着他。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与自己做着斗争的,自我批判自我否定自我怀疑,简而言之,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的一段时光。Not依然是这几个人中最让人放心的那个,只要有他在,家长就会放心的让自己孩子去玩的那个人。是性格最温和最稳重,arthit有心事了会第一个同他说的人。是可靠的,波澜不惊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是怎么的煎熬。

 

几个人上了高中,恋爱就像一阵风,吹的人熏醉,几个人都跃跃欲试着。Not和一个隐晦的对他表达了好感的女生出去玩了几次,arthit他们知道了都是一阵坏笑声。Not看着笑的毫不介怀的arthit,心里觉得有些凄凉。

 

有些感情不必说,因为它不该存在,因为它不会有人懂。Not是arthit勾肩搭背的好兄弟,这是他们唯一的,该有的,最好的感情。人的心越了界,行为上却越发的恪守着那条界限。

 

只是not还是很难过,他难过的不是arthit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而是arthit有了喜欢的女孩子,第一个告诉的人却不是他,而是kongpop。

 

他以为他就算一辈子和arthit只是朋友,但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Kongpop很优秀,arthit嘴上对kongpop不屑一顾,但眼里嘴角的骄傲神情却是掩饰不了的。Kongpop对于arthit算是什么?

 

Not总觉得自己是多心了,kongpop对arthit也许就是小弟对大哥的崇拜而已,那样的眼神里,只是崇拜而已。他不能因为自己心里有鬼,就觉得所有人都有着那样的心思吧?但他实在是想不出作为kongpop这样优秀的人,为什么会崇拜arthit?arthit其实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男生啊。

 

直到一起出去野营,爬山。Kongpop的目光丝丝绕绕的缠在arthit身上,not不知道自己看arthit是什么样的眼神,但他知道kongpop那样的眼神绝不是对一个朋友的。Not和kongpop一起搭帐篷,arthit抱着吉他在那里唱歌,山风吹过来,一切都很美好。Kongpop和not看着arthit,然后那样的眼神没来的收回就看见了对方。两个人别过眼去。

 

如果说有一瞬间not和kongpop心意相通,那么一定是那一刻。

 

Not望着arthit,微微笑着。

 

他从来不相信kongpop会做什么,kongpop那样的家庭,那样的光明的前途,那样的聪明,not不信他会为了arthit全部抛下。甚至kongpop或许会和他一样,选择永远不说。Arthit会是他年少是最绮丽的梦,最温柔的梦,但也只能是梦,梦醒了还得面对现实。

 

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kongpop和arthit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忽然有一瞬间,他明白,他大概是永远失去了arthit。

 

他从来没想过,kongpop会真的和arthit在一起,arthit会和kongpop在一起。

 

那晚上,他躲着抽了一晚上的烟。烟不是个好东西,一切让人沉迷上瘾的都不是好东西,包括arthit。他曾经无数次提醒自己,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终于不用担心arthit牵着他全副思想,全副的注意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失去了这样一个让人变得不像自己的人,不是应该庆祝吗?所以让自己放纵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Arthit多少次欲言又止,他都装作看不见。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在骗自己。那个事实如果不说出来,是不是他也可以装作没有发生?

 

在海滩,看见礁石后的那两双腿时,他飞快的移开眼。一路上对着bright的大呼小叫,他只是不停的深呼吸着。难过的快要窒息,所以只能这样才能活下来。他一眼就认出那人是arthit,曾经几个人出去玩,在海边,在房间,arthit就大大咧咧的光着那两条腿走来走去,他必须用尽所有力气才能把自己的眼睛从那上面移开。

 

那时自己光是想想就觉得是亵渎的人,现在和另一个在野外偷偷摸摸情难自禁的纠缠着。Not第一次非常的恨kongpop,为什么自己那么珍视的人,他那么轻松的就得到了?

 

arthit和kongpop的关系越来越明显,arthit和kongpop在一起时嘴唇红润的颜色,arthit脖子锁骨上的红痕,arthit明明喜欢吃辣的,有时却选择口味清淡的食物….not很好奇,为什么自己那群朋友会没有发现。他们开着arthit和kongpop的玩笑,可是只当是玩笑。从小他们就爱开他们的玩笑,not只是跟着笑笑,却从来不会参与进去。从一开始,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arthit,他潜意识里就有了独占欲和敌意。

 

一年生结束训练的那个感谢仪式上,arthit对着大家大声嚷嚷,公布了他们的关系。

 

就算是早就知道了,就算这么久早就习惯了,可是,心居然还是会疼。

 

公布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不再藏着捏着了,大家还是开他们的玩笑,以把arthit弄害羞为乐。Not也开始参与进去了。Arthit一拳捶过来,龇牙咧嘴,“not,你怎么也跟着他们笑我!!”

 

Not笑的开怀。

 

Kongpop真的对arthit很好,not有时觉得,大概自己也无法做到那样的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Not觉得自己之前大概想错了,kongpop那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只是当做朋友站在arthit身边。那样的场景,not还真想不出来。

 

毕业后,他和arthit去了一个地方。Kongpop来看arthit时,看见他站在arthit身边,眼里是有防备的。Not笑笑,kongpop恭恭敬敬的向他打了招呼。

 

Not也不知道kongpop是不是真的该防备他。Kongpop从一开始,就是向着arthit一步步接近,一步步攻略,而not从发觉自己喜欢arthit开始,想的就是如何后退,如何守着朋友的位置。但是not选择这个工作,很难说没有arthit的原因。

 

只是他们之间,从来不是取决于not和kongpop,而是取决于arthit。Arthit很爱kongpop,大概不比kongpop爱arthit少。所以arthit放弃更好的工作机会,选择这里,只是为了将来kongpop做选择时只需要考虑自身,无非考虑他。Arthit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他们的事被家长知道,大概是反对的厉害,arthit那段时间心情很低落。那一天尤其,arthit眼睛是肿的,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Not问他,他扯出一个笑,说,分开了。

 

然后眼泪就出来了。大概觉得丢脸,又转过头擦了。

 

所以危险来临的时候,arthit精神恍惚没反应过来,被not一下子推了过去。

 

在医院not爸妈边骂边哭,not才反应过来当时有多危险。他吓出一身冷汗,要是他没推开arthit……

 

“下次不准这样了,他是你朋友,但是你也是我们儿子啊!”

 

Not胡乱的点点头。

 

Kongpop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说了“arthit在我身边”时,忽然意识到这句话和着这个时间点有点暧昧。不过他还是故意把那片沉默拉长了,并且感觉到有点快意。等他觉得差不多了,才告诉kongpop真相,并且叫他明天再来。

 

谁叫他对arthit说出分手呢?就算再大的压力,他怎么能对arthit说出分手呢?arthit痛苦的每一天,not都跟着痛。Kongpop不是爱arthit吗,那他怎么能让arthit这么难过?

 

Not侧了身子,看着睡得不安的arthit,眉毛鼻子嘴巴眼睛,从小到大二十多年了吧,无比熟悉。就把这个夜晚当成偷来的吧,这个晚上一过,arthit又要回到kongpop身边了,所以这个晚上,就让他悄悄的装作拥有过吧。

 

转眼又是很多年,一群人也三十好几了,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子的生子,该恩爱的还是恩爱。大家都开始各种关心他的事,not只说,看缘分吧。

 

和妻子是在健身房遇上的,小姑娘跑过来问他要电话,偏偏又是一副害羞的要死的样子。Not觉得好笑,就把电话给她了。

 

小姑娘小小的,能量倒是挺大,整天翻着新花样,让他措手不及。Not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谈恋爱了?

 

婚后有天小姑娘突然神秘兮兮的问我,听说很多男孩子在青春期都对身边的朋友产生过喜欢的感情,你有吗?

 

Not顿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只笑着说,“同性恋只是少数,哪有那么多。”

 

“不是同性恋,就是非常特别的喜欢。”

 

多年前的回忆汹涌的翻卷而来,not几乎一瞬间想要说是了。

 

见not不说话,在那里犹豫着,又似乎是沉浸在往事中,小姑娘笑笑,“我知道,是arthit吧?”

 

Not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意思,以为她误会了,有点慌乱的想要解释。

 

“我没有误会,就是…..他好像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你不会觉得遗憾吗?”

 

会遗憾吗?他现在很幸福,arthit也很幸福。遗憾的话,也只是偶尔有点伤感吧。那是每个人想起自己青春那段时光都有的怀念和忧伤。

 

Not摇摇头,笑,“我没和任何人说过,你怎么知道?”

 

小姑娘笑容有些一点的失落,“也许你没发觉,他们这么多年习惯了,也没发觉,但你对arthit总是不同的。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你还爱不爱他,他对你都是很特别的那一个。”

 

“对不起…我….”

 

“不用对不起啊,他是你的青春,我是你的现在和以后啊!”小姑娘又活力满满。

 

有些人成为过去,有些人埋在心底,生活继续,我们依然拥有爱的能力,但是那些人,不再用爱来定义,但总是特别的啊。

 

Not笑着摸摸小姑娘的头。

 


2017·6·16

 

《泰和纪事》完结了,心情不是很好,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从2月份写到6月份,将近18万字。这是我第二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是我投入心血最大的一个故事。一开始只是看文,后来脑袋里有想法了也没敢写。我是个很容易放弃的人,况且写到一半写不出来了怎么办,没人看会不会很丢脸?

 

忍不住还是把第一篇文贴了上去,想着要是有20个人点了喜欢,我就十分满足了。结果收获了50多个赞,真让我高兴惨了。不到一个月就要计算机考试,但还是把时间大把大把的拿来写《泰和纪事》。那段时间还很冷,周末的时候就坐在六楼靠近落地窗的沙发上,窝在里面写,阳光暖洋洋的,晒的我脸发烫,往下一看,整个世界都在我脚下,人都变的小小的。

 

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一开始真的是诚惶诚恐,每一条评论都回。哈哈,不过后来变懒了:-D很高兴遇见你们,也很高兴你们喜欢我写的东西。我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生活中也没什么闪光点,可以说写文让我获得了很多的价值感。我相信每一个说着写同人文就是为了自己开心的写手,其实在别人说喜欢的时候,会暗自骄傲一下下吧。

 

每次看你们的评论我都会笑,然后又跑去看一遍我写的,觉得你们真的是太有趣了。有段时间我把手机上LOFTER的手机端卸载了,因为我隔一会就忍不住打开看看,隔一会就忍不住去看看。

 

我知道也有些小可爱没有评论,我也非常能够理解啊,因为我看文的时候常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很喜欢,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别人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自己再怎么说也说不出一朵花来了。

 

最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写了日记后那么多人安慰我,开导我。有人告诉我不需要那么诚惶诚恐,因为我是有优点的。可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最难过的时候,靠着写文,靠着你们的安慰过来了,真的非常非常谢谢你们。现在呢,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生活还是在继续。

 

我是知道我要什么时候结尾的,结尾有点仓促。其实那一段分开后可以展开了写的,但是我心情很糟。有些事真的是做了才知道,以前觉得有些大大写文烂尾,结尾很仓促,现在或许能够理解一点他们了。因为无论如何写自己都不能够满意的,写了太长时间,已经有感情了,知道一旦写完这个故事也就完了。想起曾经经历过的离别,一旦知道要离别了,反而不能正常相处了,知道离别在所难免了,反而恨不得干脆马上就分开,不要经历那些送别那些拥抱。

 

至于还会开新坑吗?我也不清楚,但是暂时是不会了,因为写文很快乐,但也是耗精神。写的话,可能每天一两个小时,但做其他事情时脑子里还是想着这个。我不是那种可以同时做很多件事情的人。这学期也确实是有很多事情都没做(额,也是因为我太懒的原因),英语我已经做好挂科的准备了。暑假暂定要学泰语,要学吉他,要看很多很多的书,要学ps,要学做菜……想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如果开坑的话,会打tag的啊,大家都会看到的。

 

昨天忽然增加了很多关注,真把我吓了一跳,因为这个文已经完结了啊,而且暂时(这个暂时也不知道到底是多长时间,或者也许不会开了)不会开新坑了。也就是说,这个号在相当长的时间只会作为我的“博客”来使用。特此说明。

 

但我还是希望有许多小伙伴一起玩啊,先介绍介绍我自己吧,要是有兴趣相投的伙伴可以一起玩啊。我除了一年生,krist,singto,还喜欢凯凯王,霍建华。凯凯王是大一时喜欢上的,尤其喜欢他一双圆圆的眼睛。华哥是小学就喜欢了,有天突然发现,我对男生的颜值审美全是由他塑造的。高中喜欢的男孩子蜜汁像华哥,然后朋友说也蜜汁像凯凯王。可能我的审美一直以来没什么变化吧。女演员喜欢蒋欣。歌手喜欢许嵩。喜欢许嵩也已经有十年了吧,那天朋友看我点赞一个关于许嵩的东西,对我说,“我觉得你对于许嵩真的是不怎么会提起,但从来没有忘记啊!”可能很多人对于许嵩的印象还停留在QQ音乐三巨头上,但他这么多年真的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如果有人因为我去听听许嵩最近的歌,破除一点对他的误解和偏见,那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喜欢看剧看电影,亚洲的多一点。最近在看泰国和韩国的电影。不怎么看综艺,不怎么看韩剧,不过请回答系列全看完了的。1988里最喜欢善宇,喜欢宝拉,1994里最喜欢垃圾哥,1997最喜欢小天使。有天突然发现他们都是首尔医学院的高材生……

 

喜欢吉他,喜欢口琴。吉他学过一个月,然而什么都没学会。口琴还没开始学。

 

喜欢民谣。其他的凭耳缘,国籍不限。

 

喜欢吃辣,也喜欢吃甜。不存在“甜粽”“肉粽”“脆桃”“软桃”之争,因为我都喜欢。

 

文学专业,平时看些闲书。喜欢《小王子》,严歌苓,杜甫的《赠卫八处士》…..言情小说和耽美小说停在一年前,但一年前的阅读量也是惊人的,可以互相交流交流。喜欢书海沧生,尤其是《十年一品温如言》,看了不下五遍,温衡是我心目中想要成为的理想女性。

 

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什么都有点喜欢,什么都不是特别特别喜欢。

 

应该还会有几个番外,写完了就真的是完了。

 

希望各位大宝贝们每天开开心心,谢谢你们陪我一起走过的日子。